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加速跑

发布时间:2018/1/23   来源:《环球》杂志

9月9日,国合信用研究院发布了《“一带一路”国别信用报告》。报告显示,印度国别信用指数71,国别信用等级为A,展望稳定;以色列国别信用指数79,国别信用等级为A,展望稳定。

不难发现,主权信用评级长期被标准普尔维持在“BBB-”的印度,在国合信用研究院的评级中翻了身。“这是因为,我们针对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惠誉国际、标准普尔、穆迪)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评级偏低的问题进行了修正。希望建立更加适应当今世界各国发展趋势的一套国别信用评价体系。”国合信用研究院院长杨玉英告诉记者。

杨玉英说,与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不同,国合信用研究院更加注重一国经济发展的前景和未来变化,对一些政治稳定、经济表现优秀以及前景良好的新兴经济体的评级结果要高于三大评级机构。而对于一些经济发展缓慢、债务负担日益沉重的发达经济体的评级结果则可能低于三大评级机构。

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与一国借贷利率和汇率形成息息相关,目前,国际评级体系被三大评级机构主导,但随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崛起,迫切需要打破原有国际信用评级市场的垄断现象,纠正三大评级机构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不公正评价。

“中国已走近国际舞台的中心,要实现‘一带一路’倡议中立体的互联互通,需要国内评级行业的崛起,争取更多的国际评级话语权。”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告诉《环球》杂志记者。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一些国内的信用评级机构已开始进行国别信用评级研究、指标体系构建以及相关评级工作。目前中国参与过主动国别信用评级的机构主要有大公国际、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和国合信用研究院等。

2010年7月11日,大公国际发布《2010年国家信用风险报告》和首批50个典型国家的信用等级。该报告下调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对美债危机进行了预警,比标普足足提前了一年有余。但是,当时中国信用评级机构的国际认受性不高,美债预警并未引起国际社会重视。

“国内信用评级机构要获得国际市场认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文玲坦言,“首先,我们要构建的应该是整个社会信用体系,而不是单一的金融信用体系,国内的社会信用建设达到一定水平,才能有助于我们的信用评价体系得到广泛认可。其次,信用评价影响因子的相关数据要向信用服务业公开,使其能够获得来源清晰、依据准确的信用产品加工原材料。”

此外,“三大评级机构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从最初的上户调研采访、手工制作评级卡片开始,已积累了大量珍贵客户信息,这是目前其他评级机构无法比拟的。”陈文玲说。

不过,陈文玲认为中国的评级机构可借助大数据技术实现弯道超车。她说:“现在我们的发展不必走三大评级机构的老路,而是应该更多借助大数据手段,加快培育信用评级行业,打造信用服务行业中的领头羊。”

同时,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国家发展改革委财金司副司长孙学工表示,近年来,中国政府正以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和推进力度建设和完善中国社会信用体系。中国信用建设已经驶入快车道。国际信用合作深入发展,未来中国政府还将在建立信用相关法律制度研讨机制、建立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加强信用服务机构的跨国合作等方面深化与国际各方的合作。